字体

第398章 同意

#87wx.net
(28+)
按道理说,作为安全局五个集体会员单位,曹溪会和神道宗的实际地位和法理位置都高于佛门和道门。再怎么说,人家也是一国的遗族总揽机构。
当然要是追溯渊源,反倒是曹溪会和古华夏的佛门渊源极深,而神道宗又从古华夏的道门受益颇多,只是现在没人理会这些。
总之虫洞应当是所有遗族的共同财富,而不是你们华夏一家的显然不少人已经将之视为财富来看待。而作为重要分支,曹溪会和神道宗也理所当然应该各有一票。
如今李诚镛和武田信的表态,让现场的票数瞬间变成了4比2.5,秦尧那半票可有可无。
宇文天河冷笑:“两位来得可真及时。”
李诚镛又不阴不阳地笑道:“适逢其会而已,让宇文总裁哦,是钜子大人意外了。”
宇文天河看了看教尊:“或许连教尊大人都有些意外吧?”
只见教尊的脸色似乎阴沉不定,很少见他会有这种怒态。
因为按道理说,曹溪会和神道宗的身份和猎人公司毕竟不同。猎人公司本就是平行于圣教的,但这两家名分上却是圣教的下属。
下属机构负责人悄咪咪地来到这里,连个招呼都不打,什么意思?难道像是古时候的那些驻军外藩的王侯,联合外人到这里逼宫来了?
教尊也没说话,甚至没有开口,端坐在主位上,似乎在等李诚镛和武田信的解释。
一股淡淡渺渺的威压铺散开来,现场瞬间仿佛变成了冰窖般阴冷逼仄。秦尧是见识过教尊真正实力的,就算没有“三秒真男人”的表现,他依旧是最接近于天关的那一个,强大至极。
不过若是不真正动武的话,仅凭压制感无法令现场任何一位彻底臣服,教尊也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态度而已。
李诚镛笑道:“来得着急,没来及向教尊大人请示,还望教尊大人见谅。”
教尊端起架子道:“圣教以礼治天下,都像你等这样做事,没了规矩也就没了方圆。”
武田信作为一个倔种终于忍不住了,用蹩脚的华语冷笑:“还摆什么架子!猎人公司不守你规矩,宇文天河和秦尧,把你的规矩踩得烂烂的,如今还是你的座上宾,欺软怕硬。”
这么直接挑明,岂不就是当面打脸吗?
所以此言一出,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连李诚镛都为之一怔,心道适可而止啊傻货,咱们来了能把事儿办成就行,但不是来打架的。真正要是打起来,你以为宇文天河和秦尧会帮咱们?他们肯定只会袖手旁观,坐收渔利。
至于他们俩,呵呵,甚至就算现场这些人加起来,只要没有秦尧那特殊的抗拒本领,大家都不会是教尊的对手。
其实武田信原本没打算说这么难听,只不过他华语水平太次,偏偏说话有些急促紧凑,才出现了这样的效果。
教尊竟笑了起来,长身而起:“好,一个小小的神道宗也敢这么造次了,可见圣教威严已经被人无视了吧。那么两位大人,你们还是否自认为圣教序列之内的遗族机构呢?”
这是个根本性的原则问题。
李诚镛为之语塞,喃喃笑道:“教尊大人这是什么话,让在下为之惶恐。此次无非只是程序上的小小瑕疵,事态紧急未经批准而已,下次定然注意。至于武田信大祭司,我想他也只是无意冒犯。”
但武田信却是个给了台阶也不下的人,按住刀柄哈哈大笑:“就算是有意冒犯,怎样?!大不了,不在你圣教序列,没问题!不在你圣教序列,也一样是安全局会员单位,你奈我何?”
只有李诚镛大惊失色,但秦尧、宇文天河和佛尊、道尊都在旁观。
“大祭司,使不得!”李诚镛有点着急了。
但武田信还是那副吊吊哒的二货模样。
教尊点了点头:“既如此,那就走好不送。你是不是安全局的会员单位与我无关,但你脚下踩着的是华夏的土,目前就归我管辖。半日之内,给我滚出华夏,否则以入侵的遗族论处!”
这才是教尊询问那句话的本意。
你若是圣教体系之内的,现在只能算是“工作期间串岗”;但你假如不是圣教体系之内,对不起,你是遗族入侵者。
遗族不仅仅东方有,西方也有。东方圣教、西方神教,两大机构相互对峙也相安无事,但这种和平是多少血战换来的。
最终大家相互妥协,建立了类似于国与国那种签证制度一样,大家各自守土有责。东方遗族若是到西方辖内做事,需要圣教开具手续,并且知会神教,反之亦然。
如果没有收到这种签证就敢随意过来,那就看对方的心情了。心情好了就给你押解回去,有人出赎金还好,没人出赎金就会被虐;而真要是对方心情不好,当场弄死了也是活该。
现在,神道宗被圣教开除出了内部序列体系,那么你武田信在这里就是入侵。
你可以去找安全局,但问题是安全局不可能再在这种事上跟圣教反着干了,要适可而止。圣教若是真的彻底撂挑子,安全局也不好开展工作。再说了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安全局身在华夏,是在意你神道宗的意见,还是更在意圣教的意见?
教尊:“还有,就算虫洞有人能够过去,也不容许倭国任何一个遗族通过。一年之内,不签发任何倭国遗族的通行签证。已经身在华夏的,责令十日内全部撤离。”
这下就更狠了。武田信这二货来这里是干嘛的?不就是为了联手推动穿越虫洞的决议,并且获得更多穿越虫洞的名额吗?这下连华夏都无法进入了,那还怎么混。
而且一周内的时限,恰好也是虫洞开
本章分 2 页,当前第 1 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