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
第七十八章 兄弟情深

#87wx.net
(19-)
  长咕接过她手中那一把长凤剑,瞬间这两把长凤剑合并为一。

  感觉到四周浓重的戾气,渐渐扑向他过来了。

  长咕留意到那一把无形的凌晨斧隐藏在戾气中,但好像对它没有半点畏惧嘛。

  “你在这里,我必须来。至少,我可以带你出去。”

  长咕自信满满道,就伸手挽着凤含的胳膊。

  因为她被戾气伤得有点重了,一身淡青色的衣裳都染出了深浅不一的血点。

  凤含冰冷的眼中闪过一点难以置信的眸色。

  自已都没有信心走出逃生路,而长咕就好像是凌晨崖的主人一样,能够自由带着自已离开这里。

  这话,也只有长咕才能说得出口嘛。

  凤含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,发现他的胆量大了点。

  “逃生路很长,就好像走不到尽头一样。”

  凤含有点失落道,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。

  好像走在这条路上,那一点心力交瘁的感觉涌了上来。

  她走得双脚有点疼痛,但不走的话,就只能等着逃生路,慢慢吞噬着自已的意识了。

  如果一个人站着不动的话,会越来越危险的。

  “跟我来。”

  长咕似乎能够看到逃生路的出口,不应该按照它给出的路面来走。

  长咕前脚准备踩到外面时,被凤含一手拉住了。

  虽然以他们的法力,断然不会成为凌晨斧的目标。

  但是双脚离开逃生路,就会掉落在凌晨崖的底部下去。

  如此,两人想逃出凌晨崖就更加没有希望了。

  长咕解释道:“我就是这样进来的,没有走在逃生路上。你看到这条隐形的道路吗?”

  怕她没有相信自已的话,长咕就独自一个人踩在另外一条隐形的道路上。

  凤含望着他站在逃生路的外面,那条透明至极的道路,有点惊讶。

  她就算是睁大两眼,也没有看到这条道路。

  凤含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难道是自已法力过于低微,看不到它的存在?

  “我看不到它。”

  凤含无奈道,真的没有看到这条透明的道路所在。

  眼底只有那些扑了上来的戾气,还有一点妖气。

  “别怕!”

  长咕耐心安慰道,伸手就去挽着她的双手。

  这是为了减去她心中的恐惧,让她相信自已了。

  曾几何时,凤含不得不承认自已也有这样的无助感。

  她回眸一望,只见那些浓浓的戾气中,还隐藏着一分魔气。

  而魔气的源头就是凌夺,按照道理来说,他应该还没有离开逃生路。

  身负重伤了!

  凌夺的双膝跪在逃生路上,单手捂住结实的胸膛!

  背上那些溢出鲜血的伤口,隐隐在作痛了。

  它偶尔会一点一滴疼痛起来,而且还是那般揪心的疼痛。

  凤含居然会甘心被我一剑刺伤,而要让凌晨斧准确无误在自已的背后重击中一下。

  看来这个凤含真是狡猾至极。

  凌夺悔得满脸痛红,终究还是自已上当了。

  那一双充斥着痛恨之色的眸子,瞄到了一双灰色的鞋子。

  他的视线由下往上望着,这一身如同宝石蓝纹路的衣裳,的确是跟自已所穿的衣裳不差上下。

  宜盘!

  这个名字在他混乱的脑中一闪即逝,好像看到一点重生的希望嘛。

  凌夺忍痛笑了笑,但对上他投来死亡的眸色后,就慢慢觉得他不对了。

  一向温文尔雅的宜盘,眼神中怎么会隐藏着那一点杀意?

  凌夺在逃生路挣扎几下,好像就没有办法站了起来。

  手心始终没有力气拿起那把六凌剑,似乎被一股魔力紧紧压制住了。

  宜盘慢悠悠蹲了下来,轻而易举拿起六凌剑。

  他邪魅一笑,笑容中暗藏着满满的杀气,只道:“这一把六凌剑从来不会认魔力低微的人做主人,可惜了。”

  “好弟弟,你带着我离开这里。”

  凌夺低声下气道,好像只有这次才会如此卑躬屈膝嘛。

  以前,他没有把宜盘放在眼中。

  但为今之计,只能卑微一分,求着他带着自已离开凌晨崖。

  宜盘伸手去触碰他的手背,“你觉得昔日我们的兄弟情深吗?”

  字字句句中,充满着嫌弃之意。

  哪有什么兄弟情深之说,不过就是客气的话而已。

  凌夺忍痛笑了笑道,“当然了,在魔界中,只有你和我才是魔君最器重的人。再说,我们都是魔君的义子。”

  如今说着这些话,希望宜盘能够看在魔君的情面上,应该会救了自已。

  但从他冰冷的眼神中就看出那一点杀意愈重。

  宜盘使劲扔开他的手,慢慢站了起来,一字一句道:“你若是死在凌晨崖中,算是你死得其所了。没有什么地方,比这里更加合适你。”

  “你敢!就不怕魔君杀了你。”

  对呀!凌夺就算再怎么身负重伤,手中还有魔君这一张底牌,再不济,还有一支强大的辰军在手了。

  就算借着宜盘十个胆子,他还敢杀了自已不成?

  凌夺想了想,终于还是对着活下去抱有一点希望。

  直至宜盘把辰军的兵符扔了出来,就在那一瞬间,凌夺瞪大双眼,满满的不信嘛。

  再怎么说,应该不是这样的。

  “你盗取兵符,应当何罪。
本章分 2 页,当前第 1 页